购彩

  • <tr id='Hkrc3s'><strong id='Hkrc3s'></strong><small id='Hkrc3s'></small><button id='Hkrc3s'></button><li id='Hkrc3s'><noscript id='Hkrc3s'><big id='Hkrc3s'></big><dt id='Hkrc3s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Hkrc3s'><option id='Hkrc3s'><table id='Hkrc3s'><blockquote id='Hkrc3s'><tbody id='Hkrc3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Hkrc3s'></u><kbd id='Hkrc3s'><kbd id='Hkrc3s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Hkrc3s'><strong id='Hkrc3s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Hkrc3s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Hkrc3s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Hkrc3s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Hkrc3s'><em id='Hkrc3s'></em><td id='Hkrc3s'><div id='Hkrc3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Hkrc3s'><big id='Hkrc3s'><big id='Hkrc3s'></big><legend id='Hkrc3s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Hkrc3s'><div id='Hkrc3s'><ins id='Hkrc3s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Hkrc3s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Hkrc3s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Hkrc3s'><q id='Hkrc3s'><noscript id='Hkrc3s'></noscript><dt id='Hkrc3s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Hkrc3s'><i id='Hkrc3s'></i>

                尹一伊:平台和商业利益共谋,形成今日“饭圈”

                长沙代生宝宝【国际助孕中心】选择我们就等于选择了宝宝的降临,是一家爱心助孕品牌,成功率100%,一站式人性化助孕,解决所有生育难题,客户可根据需求选择性别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偶像扮演的是一个纽带的角色:一方面,需要维系和粉丝的准社交关系,他才能生存;另一方面,他被各种各样的关系裹挟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---------------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父母一辈年轻时也追星,为什么没有形成饭圈?粉丝为什么要一直一直做数据?数据对偶像来说意味着什么?在圈外人看来今日饭圈的种种怪现状,究竟是怎么回事?带着这些困惑,中青报·中青网〖记者专访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讲师尹一伊,她长期致力于粉丝文化研究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粉丝原本单纯的追星▃行为,在平台上被‘算法’变成数据,形成了一种流量∮文化,而流量与商业利益直接挂钩。这可能是近十年来,平台和整个娱乐行业,为了Ψ追求利益最大化,做的一种协同的商业策略。这种策略导致饭圈变成今天的样子。”尹一伊说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中青报·中青网:上一代人也追星,但那时候为什么没〓有饭圈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尹一伊:在讨论饭圈之前,我们需要先给它下一个定义。现在对饭圈有两个比较常见的误区:一是将其理解成追星发展的必然阶段,好像追着追◥着就会越来越疯狂,就变成了饭圈;二是把饭圈等同于一个个具体的粉丝。这两种理解都不是特别准确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中国大陆粉丝文化的发展,并不是一条很清晰的线性发展脉络。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,本土的追星文化是从港台过来的,追的是歌星影星,歌迷影迷的↑消费方式也和今天的饭圈不同;然后,又有日本二次元文化的输入,韩国偶像工业的输入,若干分支不断融合、互相吸收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们现在的饭圈文化,受韩国影响最大〒,但发展至今已经和韩国不太一样。主要区别在于,韩国的偶像工业在引进大陆时,刚好遇上社交媒体平台——尤其是微博迅速发展的阶段,因此很容易地就契合了平台要通过流量去变现的商卐业策略。流量与商业利益直接挂钩,于是,平台通过各种各样的技术手段,去“规训”粉丝进行数据劳动——收集流量。这是当下饭圈不同于以往追星、不同于日韩粉丝文化的最主要特征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中青报·中青网:韩国的粉丝不需要做◆数据给偶像打榜吗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尹一伊:也有,但是他们有相对集中的打榜渠道,比如在打歌的节目,通过大众媒体进行网络投票等,其实更像我们的选秀。而且相对︼来说有更严格的监管机制,韩国的偶像工业比较成熟,包括选拔⌒机制等都很严酷,如果艺『人业务能力不行,也不可能得到很多票数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们在相关政策收紧之前,打榜渠道太多了,几乎所Ψ 有平台都想分一杯羹。它们会明确地告诉你怎么发帖、怎么为你的偶像贡献流量,甚至还有各种各样的“野榜”,而这些榜单又或多或少地与商业利益挂钩。当这一切关联起来后,粉丝原本单纯的追星行为,在平台上被“算法”变成数据,就形成了一种流量文化,这是对粉丝隐形的剥削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中青报·中青网:是否可以理解为平台和商业利益通过流量,形成了一个“共谋”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尹一伊:是的,不仅因为有平台,还有平台∞的算法,让流量逻辑直接▲和商业利益挂钩,挂得非常紧。国外不可能谁在推特人气高广告商就找谁代言,至少之间的关系不是特别明确,相对保持着一定距离和独立性;但在中国大陆,粉丝认为所☉有的公司、剧组,都会根据自家偶像的数据来评价他的商业价值。这可能是近十年来,平台和整个娱乐行业,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,做的一种协同的商业策略,这种策略导致饭圈变成今天的样子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所以,治理粉丝没有太大意义。粉丝很多时候也知道这样做不好,在做数据劳动的︽时候,自己未必很开心地真正沉ξ 浸其中。他们也是没有办法,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表达对偶像的爱,同时也是获取身份认同的一卐种途径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中青报·中青网:个体的粉丝进入一个追星的圈子后,是不是会慢慢被群体行为裹挟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尹一伊:一个人追星的时候,追求的是一种准社∩交关系,比如通过收集一些与偶像◆相关的物品,就会感觉离偶像更近一些;一旦进入饭圈,要处理的关系就会变得非常多,饭圈会要求◣你必须做数据、必须打榜,会告诉你这才是处理和偶像关系的正确方式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外,在饭圈中,粉丝还要处理和其他粉☆丝的关系,和平台上其他用户的关系。为什么饭圈在微博上特别显眼,因为粉丝很多时候做的事情,是在和其他用户(所谓“营销号”“职业黑”)争夺特定内容在微博上的可见度,所以要去“控评”、要去刷“热搜”。粉丝们相信,一旦自己不去争,按照微博的算法,恶意信息就会上热搜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总结而言,对于饭圈中的粉丝来说,一→是表达情感的方式受到“规范”,二是处理的关系更加复杂▃,从而导致一些↓圈外人看来不理智的行为。圈外人觉得,粉丝非常专断,不允许任何人说偶像不好,其实他们只是怕这些言论上热搜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中青报·中青网:现在有职业粉丝、“站姐”,饭圈是如何成为一门生意的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尹一伊:饭圈在还没有形成成熟的产业体系和监管体系时,可营利的渠道太多了,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劳动分工。举个例子,仅仅是拍偶像照片,就是一个长长→的产业链,有租赁相机的、黄牛倒票的、拍照的、修图的、传图的……大家都能从中获利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职业粉丝最初只是经纪人的亲朋好友,去做一些引导舆论、组织粉丝群体的事,后来需Ψ求越来越大,就慢慢成为一种职业。归根到底,就是饭圈的商业利益,吸引了很多人都想分一杯羹,而再㊣ 往上溯,仍然是流量变现太容易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中青报·中青网:追偶像和追歌星、影星,有什▆么不同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尹一伊:现在我们说的饭圈,一般追的是偶像。偶像工业的生产途径,与歌手、演员是不同的。歌手、演员ω是专业职业,靠作品去吸引受众;而偶像是一个工业生产造就的文化符号,靠的是人格魅力,他们不靠唱功演技,而仅仅是通过这些业务能力来打造“人设”,销售一种准社交关系。所以,偶像工业特别重视粉丝运营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中青报·中青网:如果偶像是一□ 个“工业产品”,那偶像本人在饭圈中是什么角色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尹一伊:我倾向于觉得,偶像扮演的是一个纽带的角色:一方面,需要维系和粉丝的准社交关系,他才能生存;另一方面,他被各种各样的关系裹挟,比如营销号报了一个负面新闻上热搜,他不得不发了律师函,发了之后怎么继续,等等,经营好各种关系才能维系利益的稳定。在整个权力关系中,偶像并不是最上位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像韩国几家大¤的娱乐公司,把偶像的业务、商务紧紧地攥在自己手上,不可能允许把参考标准变成流量,被算法平台掌握。中国大陆之前缺少这种大的娱乐公司,于是就把这部分权利让渡给了平台,平台数据决定了偶像的“前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中青报·中青网:要治理今日饭圈的种种乱象,应该怎么做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尹一伊:一∑ 定要协作,需要各方的努力,只治█理粉丝、只治理偶像是不够的,指望几个平台独立整改也不可能。大公司大平台、小公司小平台,独立的个体,全渠道整改才有可能得▼到成效。尤其是将流量直接等于商业利益的关系弱化,将平台使用正常化,建立成熟的评价体系,行业才能得到改善。

              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蒋肖斌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                2021年08月10日 09 版